您的位置:首页->湖南好人  
丈夫因病致残十多年 聋哑妻一人撑起全家
  发表时间:2016-05-05   编辑:刘仁军   来源: 湖南文明网
 

  陈启秀,湖南省麻阳县绿溪口乡羊古脑村人。因为她又聋又哑,小名叫“哑妹”。10 年来,丈夫患病致残,儿子患病出生,公公因癌病故,哑妻用柔弱的肩膀独撑了整个家,鼓励丈夫勇敢面对病魔,教会儿子坚强生活。

  陈启秀今年 36 岁,2005 年 10 月,丈夫确诊患上了被医学界称之为“不死的癌症”的强直性脊柱炎。此时,他们的儿子才刚出生不久。丈夫病痛发作,疼痛钻骨,只能躺在床上。陈启秀看着襁褓中的儿子,又看看丈夫,咬咬牙,撑起身子起来操持家务,护理丈夫。2012 年冬月,陈启秀的公公被确诊为肠癌晚期,住进了医院。陈启秀不但要为一家人的生计发愁,还得面对公公庞大的治疗费用。2014 年 6 月,公公走了,留下一摊子的债。为了改变家中困境,2008 年陈启秀只身去了温州打工。打工 4年,因为车费太贵,陈启秀仅回过 2 次家。由于丈夫的病得不到及时手术治疗,2014 年入秋以来旧病复发,愈加严重痛得连吃饭穿衣服都不能自理。40 岁出头已是腰弯背驼,两侧股骨头也正在慢慢坏死,每天需要不间断服用和注射大量的止痛药物方可勉强缓解病痛。为了减轻丈夫的痛苦,陈启秀把看到医生治疗时的一些方法暗记在心里,每天自己在家学着给丈夫针灸、拔罐、理疗和按摩。哑妻不会说话,她用生活中细致入微的照顾去鼓励丈夫振作起来。

  这位边远苗乡的普通农村妇女,是村里公认的苦命人。她一岁丧母,3 岁时得场大病,导致聋哑。后来,一次意外,又摔断了右腿,治好后走路仍有点瘸。16 岁那年,父亲离世,留下她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2004 年,陈启秀与邻村青年郭琪经人介绍后结婚,成为了“哑妻”。

  在她怀孕 6 个月时,丈夫常感脊椎疼痛不适,没过多久,连走路都非常吃力。结果上医院一查,丈夫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强直性脊柱炎。医生告诉他们,这病被医学界称之为“不死的癌症”,至少需要 10 多万元的费用。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整条脊柱将会慢慢强直变形,脖子僵硬还会引起双腿股骨头坏死,到时只有通过手术切掉坏死的骨头换成人工不锈钢关节,而且风险高花费更大,要不然将会瘫痪在床,或者依靠轮椅陪伴终生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2012 年冬月,陈启秀的公公被确诊为肠癌晚期,住进了医院。陈启秀不但要为一家人的生计发愁,还得面对公公庞大的治疗费用。2014 年 6 月,公公走了,留下一摊子的债。

  由于没钱治疗,陈启秀自己学会了给丈夫针灸、拔罐、理疗和按摩。梅花针消过毒,轻轻敲扎在左腰上,直至现出血点,陈启秀左手握着抽压罐底部,右手握着医用剪子,夹住酒精棉花球,在罐内快速绕擦 4 圈后取出,左手快速将罐子口对着血点部分用力扣上,再将部分空气抽出,罐子被稳稳吸在腰上,一会儿皮肤上就显出深深的圆形印痕,还渗出一些乌黑色的血水。手法娴熟,稳准轻快,一看就是经常做的。

  丈夫的病时缓时重,尤其到了冬季,痛得连吃饭穿衣服都不能自理。为了减轻丈夫的痛苦,陈启秀把看到医生治疗时的一些方法暗记在心里,自己在家学着给丈夫针灸、拔罐、理疗和按摩。

  2005 年 10 月,丈夫确诊结果出来时,他们的儿子才刚出生不久,噩耗冲淡了家中添丁的喜悦。一天晚上丈夫病痛发作,疼痛钻骨,只能躺在床上。陈启秀看着襁褓中的儿子,又看看丈夫,咬咬牙,撑起身子起来操持家务,护理丈夫。那一天,是她刚生产过后的第 8 天。

  “大家都知道,女人生孩子坐月子是件大事。当时哑妹还没出月子,就起来洗衣做饭,还帮我洗头洗澡,就像是我在坐月子一样,我躺在床上看着,心里真不是滋味!”丈夫回忆起那段日子,充满自责与疼惜。

  每到农忙时节,陈启秀就拖着一条残腿帮公公去田间劳动。有一年收割稻子,陈启秀着急赶回家做饭,田埂上没踩稳不小心把脚崴了,她硬是霸蛮将两袋几十斤重的稻谷挑回了家。当她放下担子挽起裤管,只见扭伤的脚腕肿得跟碗口一样粗,肩膀也被压起了一道黑紫色的深血印,可她哼都不哼一声,强忍着伤痛依旧在家忙里忙外。

  为了改变家中困境,2008 年陈启秀只身去了温州,在一位热心老乡的帮助下,进入温州市长发祥鞋厂做工。

  因为陈启秀口不能言耳不能听,与人沟通有障碍,厂里只给她安排给出厂鞋贴标签这项简单的工作,刚开始每月工资才 1200元。但陈启秀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把工厂当成自己的家,早上 7:30 上工,晚上 11:00 下工,做事勤快吃得苦,踏实认真不迟到,与工友们相处融洽。天道酬勤,凭着简单的贴标签工作,她竟然连续 3 年被厂里评为“优秀员工”、“打工好青年”等荣誉称号,并得到一台电饭煲的奖励,工资也逐渐涨过 2000 元。

  现在那个电饭煲被夫妻俩珍藏在房间里的木柜子上,外面的包装盒上还写着一个大大的红字“奖”。当笔者对陈启秀竖起大拇指时,她腼腆地笑了笑,用手做出给鞋贴标签的动作,然后摆手又摇头,郭琪在旁边解释说:“她讲,贴标签活儿太简单了,这个奖她都有点不好意思拿。”

  2008 年外出,陈启秀打工 4年仅回过 2 次家。坐车单程票价是398元,来回一次就要近800元,她舍不得。一年也难得买几件新衣服,省吃俭用都是为了攒钱给丈夫治病。4 年里,陈启秀省吃俭用攒了 6 万多元。

  陈启秀上过两年特殊学校,识得几个字。当笔者在纸上写出问题“这么多年,你觉得辛苦吗?

  累吗?”她看了几秒钟,用笔认真地在纸上写着:“不辛苦,只有(要)我丈夫的病能好起来。”字迹歪歪斜斜却铿锵有力。

  由于丈夫的病得不到及时手术治疗,2014 年入秋以来旧病复发,愈加严重。40 岁出头已是腰弯背驼,两侧股骨头也正在慢慢坏死,每天需要不间断服用和注射大量的止痛药物方可勉强缓解病痛。他拄着双拐一步一痛的,俨然一个病老头模样。

  丈夫郭琪说:“这 10 年来,如果没有我哑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了。”

  在妻子的支持下,郭琪买了很多对症的医书,病痛发作时就在床上仰躺着看。自己还用废旧自行车和木条自制了骑行康复机,用于活动筋骨,促进血液循环,防止坏死。他说,最大的心愿就是带上妻子儿子去首都北京,还有跟妻子拍一次婚纱照。

  10岁的儿子话不多,略显成熟。放学一回家就掏出课本做作业,脑袋略向左倾,因为他从一出生左眼就不能感光,只能靠右眼看清课本上的字。写完作业还他主动帮爸妈去井边提水,两个白色塑料桶把手都被握成了黄黑色。

  当笔者问起他的愿望时,孩子说 :“我的愿望是爸爸的腿可以康复,妈妈可以听到说话,我的眼睛可以像其他同学一样正常看见东西……”越说越听不清,眼泪忍不住往下流,直到最后抽泣得话也说不出来。

  陈启秀在旁边用手擦了擦眼睛,默默拿纸给儿子擦拭眼泪。

  虽然听不到丈夫和儿子的说话声,但是她明白丈夫和儿子的愿望就是她的愿望,也是她所期待的美好明天。

  上一篇: 李卫兵背着瘫痪的妻子去上课
下一篇: “广东媳妇”骆碧青远嫁瑶乡12年 不离不弃照顾婆家人众人赞
 
  相关阅读: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