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湖南好人  
刘大飞26年坚守“抗麻”一线 帮病友抵抗病魔与歧视
  发表时间:2016-05-05   编辑:刘仁军   来源: 湖南文明网
 

  刘大飞,女,中共党员,1971年生,1990年毕业于益阳卫校,同年进入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原安化县大福防治所),现为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护士长。工作26年,先后获得“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护士”、“先进个人”等荣誉。  

  护士,很多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奔波在医院的白衣天使,她们亲切细致,白衣无暇。但在不少地方,白衣天使们却活跃在深山老林,一身白衣沾满尘土。在不少人避之不及的“麻风村”,她们不怕脏不嫌累,既帮病友抵抗病魔,更是他们心灵的守护者,为他们挡住他人异样的眼神,帮他们重拾信心,过上正常生活。刘大飞就是这样一位护士,在湖南益阳的偏僻角落为这里身心俱伤的病人服务,不仅照顾身心健康,更是为他们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成为他们的依靠。一月月一年年,人生最美好的26年里,刘大飞花在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的麻风病患者身上,用一举一动诠释着南丁格尔誓言。如今人到中年,她说最浪漫的事或许就是和这些麻风病人慢慢变老。  

  自称光荣的“麻二代”

  麻风病,在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有着灰暗的一笔,从古时对它的恐惧,到现代对它的歧视,麻风病人始终面临着身心的巨大压力。不少人从儿时就被教导“离那些麻子远一点”,而刘大飞就是其中的另类,她说她是一位“麻二代”。

  打从刘大飞记事开始,她就经常会受到这样的“特殊”待遇——没有人愿意跟她同桌,没有小伙伴敢上她家玩,更没有同龄人跟她做朋友。因为,她的家确实在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麻风病村,一些人提都不愿提到的地方。

  刘大飞的父亲就是病村里的医生,受他的影响,刘大飞从小对麻风病人有种自然的亲近感。当别人都在诉说麻风病人的可怕时,她却跟在父亲身后看着他给病人治疗,人手不够时,她还能帮点小忙。放学回来,她就会跟麻风病人们一起聊天、玩游戏。

  也许,对麻风病人关爱的种子从小就已在刘大飞的心里种下了。1990年,19岁的她从益阳卫校毕业,看着身边的同学都去了大城市,刘大飞却默默的选择了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麻风病护士,还主动要求到现症病人病区服务,继承父亲的衣钵。

  “你怎么这么想不通呢?”面对周围人的好心劝告,她却一脸自豪的回答道:“我是‘麻二代’,我光荣。”

  “麻二代”这个诙谐又有点自嘲的词,是刘大飞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自我暗示,26年来,她才能够一直默默的守护着病人们,即便是工作甚至是生活都被固定在大福镇的山脚一隅,远离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她也无怨无悔。   

  专业的护士,贴心的小棉袄

  周又初是刘大飞工作后接触的第一个病人,病友们都叫他“大麻风”,因为他是住院时间最长的一位老人,年纪比较大,手、足、脸都有畸残,特别是足底溃疡很厉害。只要离他稍微近点,一股难闻的臭味扑鼻而来,再加上皮肤溃烂得不堪入目,让不少医护人员都受不了。

  刚参加工作的刘大飞凭着一腔热情,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她为周又初制定了特殊的护理方案,每天给他清洗,敷药,讲解麻风病常识,细细解说日常生活的注意方面……在刘大飞长达一年的细心护理,周又初的病情才得以控制住。“没有你,我可能早就不在了。”周又初常常这样说。

  今年44岁的胡令君是刘大飞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病人。2014年胡令君刚来时,全身遍布麻风瘤,面目狰狞,她总是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连医护人员都不搭理。刘大飞几次沟通无功而返,多方打听才得知,胡令君因病先后被家人抛弃,儿子又在监狱服刑。刘大飞开始格外留心她,时不时送些水果和衣服。2015年年初,胡令君病情恶化,被送到医院抢救。她多次喃喃自语:“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刘大飞始终陪着她,每次都宽慰她:“活着才有希望”。当刘大飞得知胡令君需要输血而血库存血量不足时,她不仅马上去益阳市血站为她献血,还发动同事过来。

  在胡令君住院期间,刘大飞义务照顾她,白天在麻风病村上班,晚上来医院照顾。胡令君不愿开口说话,刘大飞仍坚持跟她沟通,并且时不时的鼓励,“今天气色好多了。”“今天吃得很好。”刘大飞无私细心感动了胡令君,出院回到麻风病村时,她哭着说:“我哪也不去了,这里就是我的家,刘护士长你就是我的家人了。”

  此后,刘大飞又顺势引导,多次找她聊天,给她鼓励。经过长达一年的心理疏导,现在的胡令君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开朗爱笑了,还主动给其他病友护理,有时还自告奋勇当起了其他人的心理辅导师。

  刘大飞所在的麻风病村是一群平均年龄为62岁的麻风病人,她从心底里把他们当成家人。刘大飞有个小本子,记录着病人喜好,外出时她总是想办法捎东西回来。病人衣服尺寸她熟记于心。每年大年三十,她一定会陪着麻风病村的人吃团圆饭。“飞姑娘来了呀!”每次,刘大飞一进病房,病人们就围拢过来招呼。26年来,刘大飞护理过数百人,从未喊过苦和累。

  作为一名专业的护士,光有耐心和热情还不够,还得有过硬的专业技能。在工作之余,她经常自学。遇到临床问题,多次请教医生和其他的同行。有时候为了一个久治不愈的溃疡患者,她甚至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子跑到益阳市的图书馆去查询相关文献。

  在大福皮肤病防治所,作为护士长的刘大飞还承担起了传帮带的职责,带领所里的年轻同事不断克服工作上的困难。刘大飞的这些付出,丈夫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偶尔还会抱怨刘大飞的“24小时和365天工作制”。“工作上的付出我都是心甘情愿的,但是,我觉得确实亏欠家人尤其是女儿太多,因为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  

  守护心灵的圆梦人

  麻风病属慢性传染病,尽管目前能治愈,但社会上仍有很大的歧视,造成了很多麻风病人的心理负担,麻风病人正常出行、人际交往受到很大限制。

  对于贵州籍病人郭登州来说,刘大飞是他的圆梦人。

  郭登州1971年流浪到湖南,在刘大飞所在的麻风病村一住就是40年。2013年,郭登州老人再次心脏病发作,生死一线间,他念念不忘多年的心愿——回贵州老家寻亲,但因为麻风病人的身份,几乎很难实现。

  刘大飞得知后,多番出力。她先后与贵州有关方面及湖南卫视公共频道“帮女郎”栏目组多方联系。2013年3月,在刘大飞的多方努力下,郭登州终于回到贵州老家。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家人都避而不见。刘大飞多次帮忙沟通,解说麻风病的防治,消除恐慌心理,再从郭登州思乡说起,动之以情,经过20余次的交谈、劝说,郭登州终于与亲人相见,为老人家了却一桩心愿。

  然而,就在刘大飞在贵州的那段日子,她的父亲却突患重病,很想她赶紧回去。刘大飞却想着等郭登州的事情了结后再回。不料父亲骤逝,刘大飞都未能送上最后一程。“作为一个女儿,我真的是不孝,但是我想,父亲会原谅我的,因为他懂我对麻风病人的感情。”刘大飞说。

  “治好了身体还不算,还得抚平他们心灵的创伤。”就是这样,面对麻风病人的心理疾病,刘大飞从未退缩过,刘大飞笑称,她已是专业级的心理辅导老师了。

  刘大飞深知,麻风病人很多不幸的遭遇,是疾病和偏见的双重因素造成的。作为一名护士,她还有更为重要的使命——消除社会对于麻风病人的歧视。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在身体力行的努力着。

  刘大飞所在的大福皮肤病防治所是湖南省唯一一家从山上整体搬迁到山下的麻风病村,也是湖南省目前唯一一家医务人员与麻风病人同在一个院内工作生活的单位。为了消除歧视,她常带着同事们到附近的老百姓家里挨家挨户进行科普,到益阳市各乡镇举行麻风病防治讲座。她还特意牵着患者的手在马路上散步,并且同他们一桌吃饭,把自己的家安在了麻风病村里面。

  “要消除人们的歧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成的,但是我相信总有成效的。”刘大飞说。有一次,她想带病人们去韶山看看,没想到阻力重重。司机一听说是麻风病人就拒载;旅店老板的拒绝更直接:“你别来害我”就把电话挂了。越是这样,刘大飞越觉得应该带他们出去,因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消除歧视的机会。经多次联系,她终于如愿。在韶山,不管是在景区还是饭店,她都和麻风病患者牵手、吃饭、同睡。“我知道,很多人肯定都在看着我,我就是想告诉他们,麻风病不可怕。”

  在她的影响下,村里的老百姓开始主动和麻风病患者接触,还会主动邀请患者去家里喝茶。更可喜的是,村里有不少人还和麻风病患者结婚了,并育有健康的儿女。麻风病村的院子以前在村里人的眼里是禁地,现在,已经成了附近跳广场舞的最热闹的地方了。此外,大学生志愿者们每年都会到麻风病村看望麻风病人,陪他们一起做游戏、聊天,带来他们没有吃过的零食、帮他们做饭搞卫生等等……。

  看到这些,刘大飞都会发自内心的为这些变化而高兴。因为,她知道,偏见正在消除,麻风病患者的状况在改善。未来,他们会更好。而她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麻风病护士,也会陪着他们一起慢慢变老。

  上一篇: 张薇:信守承诺转捐152万善款 爱心传递彰显大爱
下一篇: 符小青:用十六年的承诺与坚守打好诚信经营牌
 
  相关阅读: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